研究介紹

<藥事執業模組>

天然物多醣活性結構探討與開發

聚焦在天然物多醣研究的原因在由於多醣結構的複雜性,使得過去天然物研究的領域,較少涉及探討到多醣成分,而多是專注在天然物的小分子或是蛋白質等物質。但是其實很多天然物包含中草藥是富含生物活性多醣,如藥用真菌或是石斛類藥材等等。近年來醣化學與活性逐漸受到重視,投入相關研究的人員也逐漸變多,使多醣結構解析的分析方法變得豐富多元,不再是難以切入的主題。
研究方向包含1. 多醣與先天性免疫與適應性免疫的調節功能與機制,如探討金線連或稻殼中的阿拉伯半乳聚醣對自然殺手細胞或樹突細胞的作用與機轉探討,或是研究矽藻多醣對巨噬細胞吞噬活性的影響等等。2. 多醣對皮膚免疫的調控與影響。由於皮膚的真皮層含有複雜的免疫細胞,皮膚免疫細胞與角質形成細胞和真皮纖維母細胞的調控關係,影響著皮膚傷口癒合的速度、黑色素形成與堆積、以及異位性皮膚炎或乾癬等皮膚性免疫疾病。先導試驗的研究中發現,許多天然物多醣具備刺激免疫細胞趨化與吞噬外來細菌的能力,而傷口癒合的過程中正是需要白血球對於壞死組織的清除、抑制外來細菌侵入與促進肉芽組織生長等。也因此在這些研究中發現,多醣對體內體外試驗中的傷口癒合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可做為新穎性敷料素材的開發素材。也因為多醣具備保溼、延展與調節免疫細胞的特性,所以是很適合開發為皮膚表面塗抹使用的植物藥來源。

建立高感度碳青黴烯類抗生素之毛細管電泳分析法並應用於臨床病人療效評估

抗生素的使用在許多疾病管控的重要性是無庸置疑地,然而抗藥性的產生也是我們必須嚴肅面對的議題。Doripenem為臨床上使用的Carbapenems中最新的一員,擁有比其他β-lactam類抗生素更廣的抑菌範圍,常被當作重症感染治療的最後一道防線,但近年來,許多對Carbapenems具抗藥性的多重耐藥性病原體被分離出來,且因治療不易,致死率高達50%以上。因此,小心使用這些仍然對特定病原體具有活性的抗生素,管控並監測使用情形,是預防情況惡化的必要條件。抗生素在其標靶組織中的濃度是決定其功效的關鍵因素,而有效且可信賴的分析方法可以量化目標組織中抗生素的濃度,用以評估其療效。綜合上述,建立簡單靈敏的毛細管電泳法針對doripenem及其相關藥物進行藥物血中濃度監測,除可評估用藥適切及安全性,保護病人免於暴露在不必要的治療風險外,並可提供相關藥效動力學研究,幫助做好感染管控,避免因使用不當造成抗藥性菌株的蔓延擴散。

新穎多重抗藥性癌症逆轉劑之開發

本研究團隊於多重抗藥性癌症研究方面已有相當多年的發展,不僅已具備多種藥物誘導之多重抗藥性癌症細胞株,也已建立單獨表現穩定轉殖P-gp、MRP1、BCRP之細胞株。運用所建立之高通量篩選系統,開發了許多深具潛力之天然物。除了在轉運蛋白抑制劑之開發,也針對具選擇性毒殺 (collateral sensitivity) 多重抗藥性癌細胞之潛力化合物進行深入探討,期待為多重抗藥性癌症治療提供新的治療選擇,也提供後續藥物設計之基礎。

生物藥學研究室-以藥物動力學為核心,探討藥物轉運蛋白之調控機制與應用

本研究室主要以藥物動力學為基礎,並以細胞與動物試驗為研究模式,主要鎖定藥物運輸蛋白為核心探討標的,進行藥物開發,以及臨床藥物交互作用探討(包含西藥-西藥、中藥-西藥、藥物-食品等)。藥物體內濃度與其臨床效用息息相關,因此對於藥品生可用率的提升,與逆轉藥動學上之「耐藥性」是基礎藥物製劑開發與臨床使用的重要挑戰。轉運蛋白是藥物動力學、療效及安全性的重要影響因素,近年已成為調控藥物體內濃度的重要靶點;若能篩選出具調控轉運蛋白活性,而能提升製劑生體可用率,或者逆轉耐藥性,提高抗癌藥敏感性的分子,應為一能解決臨床使用困境,具高產業價值的標的;因此,本研究室目前以低毒性的天然物成分,與從天然物修飾合成之分子為標的物,探討其與轉運蛋白的關聯性與調控機制,並評估其逆轉抗癌藥耐藥性,或提升其他藥物生體可用率之潛力,期能與現有藥物組合併用,延伸藥物臨床效益。此研究方向在生技產業與臨床應用,於新藥研發、藥物療效及安全性,均具重要價值。

 


<中藥執業模組>

沙盒樹抗病毒成分之研究

C型肝炎感染會導致慢性肝炎、肝纖維化,及肝腫瘤。目前使用新型的蛋白酶抑制劑治療後的病人體內病毒殘餘量已經可以大幅降低,但是長期下來仍然會有病毒變種的疑慮。流感疫苗雖然是防堵流行性感冒疫情最有效的方式,但是疫苗的製備往往都趕不上疫情的爆發速度,因此抗流感藥物在疫情防堵或是第一線的臨床治療上仍有其重要的角色在。登革熱病毒現階段在台灣治療仍以支持性療法為主,缺乏有效的抗病毒藥物,因此治療登革熱病毒相關藥物開發有其迫切性。我們初步針對大戟科植物沙盒樹的地上部和根部之粗萃取物進行抗C型肝炎病毒、抗流感病毒、和抗登革熱病毒活性篩檢,結果發現抗C型肝炎病毒方面,在25 μg/mL濃度下,沙盒樹根部非生物鹼層(HCR-NA)和地上部己烷層(HCF-H)效果最強,可顯著降低病毒感染率分別至22.5%和18.5%。抗流感病毒方面,各部位萃取物在25 μg/mL濃度下皆具有顯著降低病毒感染的效果,尤其以地上部己烷層(HCF-H)和生物鹼層(HCF-A)能將病毒感染率降低至0%。在抗登革二型熱病毒方面,地上部非生物鹼層(HCF-NA),地上部己烷層(HCF-H),根部非生物鹼層(HCR-NA),根部己烷層(HCR-H) 四個分層具有抗登革熱病毒的效果其半抑制濃度(IC50)皆小於10 μg/mL。有鑑於此加上沙盒樹成分目前報導僅有一個化合物,顯示具有探索未知活性成分的空間,因此我們將研究這此植物的地上部及根部的抗病毒成分,評估其生物活性,活性顯著的成份也將

薑黃藥用開發研究

世界各國都有使用植物藥經驗,台灣則因為氣候、土地關係使絕大部分植物藥需購自於國外,包括中國大陸、印度、歐洲等地,如印度香料中咖哩大量用在飲食調味方面,其中的薑科植物薑黃,主要分佈於熱帶地區,尤其是亞洲熱帶和亞熱帶地區。中醫用於活血止痛方面,具有破血行氣,通經止痛功效。近代的藥理研究對此非常熱門,主要原因為薑黃是平時飲食用食材,對於正常細胞並無毒性,即使在非常高劑量下姜黄素已被證明對各種動物模型和人類是非常安全的化合物,但是薑黃中的主要衍生物有三種薑黃素、去甲氧基薑黃素、去二甲氧基薑黃素,具有抗氧化、抗發炎等多種活性,其它方面還包含抑制血栓形成防止心肌梗塞、降血糖、改善阿茲海默症的功能。我們利用有效分離方法將三種主要成分分開,進一步證明對多種癌細胞具有抑制的效果。但是此類薑黃素化合物缺點除水溶性低不易溶於水外,在小腸中不易被吸收,是其發展的致命傷,因此適度開發新劑型,提高薑黃素的生體可用率,開發成為癌症醫療輔助劑,包覆成奈米粒子藥物,增加水溶性,做成針劑體內試驗發現奈米化粒子抗癌效果劑量遠低於非奈米化,表示

 

 

↑回頂層